一切竟然可以这样安静的埋藏着那些往事
日期:[2017-04-27 19:43]   文章录入:未知   共阅

闲话聊聊家事
  在错落的年华里,一切竟然可以这样安静的埋藏着那些往事,,,,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题记】
 
  冬来了,寂寞开始结冰。 站在11楼的公寓窗前,面朝大海,我知道。海的西边是我的家乡,那里有我曾经的梦想,曾经的快乐。有我未曾断绝的梦,有我的伤悲,还有我的娘,我的妻,我的一切,,,,
 
 儿时的记忆,随着年龄的增长,变得越来越清晰,也许,人过不惑之年,就可能喜欢怀旧吧 ,总会不自觉的想起一些往事,想起我的儿时,少年,青春以及现状,也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想起我的娘,我的妻。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二个女人。
  娘已经老了,辛辛苦苦哺育了我们姐弟四个,而今,当年的小子丫头都成家了,而娘依然辛苦的劳作着。记忆里,娘就闲不住,小时候,家贫,娘在生产队收工回来,做饭 ,洗衣,晚上在昏黄的灯下缝补衣服,经常是我睡醒一觉的时候,娘屋里的灯还亮着。从小,我不知道什么是理想,娘说,在我三岁的时候,生了一场大病,那年的除夕夜,全族人守在医院里,医生说,今晚这孩子醒不了,就准备后事吧,娘说,那晚,医院附近的住家鞭炮齐鸣,娘却是呆若木鸡的坐在病房门口,77年的第一天半夜,我醒了,全族人喜极而泣,都说,这孩子命大,将来有出息,娘笑了,娘说,自从我生病,她就没有合过眼,而今,这个族人眼里有出息的孩子真她奶奶出息了。
 
  妻应该算年轻,才42岁,嫁给我的时候,妻25岁,我23.属于姐弟恋。相当时髦的婚姻,也许是因为妻年龄比我大的缘故,一些事我得经常让着她,以致造成今天这种气管炎的局面,咱只能自嘲的说,不与女人一般见识,妻虽然长得比较娇小,但是相当剽悍,属于在梁山泊开店的那类人物 ,喜欢练九阴白骨爪,爪功登峰造极,一般人难望其项背,口舌伶俐,武功一流,我只能甘拜下风,堂堂令狐冲酒仙转世,竟落得如此下场,真她奶奶的悲哀。
 
  妻过门,娘喜。娘说,没有想到我傻乎乎的能讨一梁山泊开店的媳妇,妻相当不高兴,好像妻曾经揪着我耳朵问,要是俺娘和她一块掉水里,俺先救谁?俺傻乎乎的说,俺不会游泳,招来一顿臭骂。也曾经,妻问,要是和俺娘吵架,俺帮谁?俺不等她揪耳朵,逃之夭夭了。过后,妻不依不饶,还是问,俺只好说,俺观战,结果,可想而知,面壁思过。 不幸的是,婆媳大战真发生了,【那个战况省略一万字】,反正,从此以后,我就没有解放过。我一直在盼着红军来给我当家做主,奶奶的,盼来一群国军,把我撵国外了。
 
 再过10年,好像俺家少爷也该找媳妇了,我暗暗发恨,希望少爷家的娘子一代更比一代强,在少爷的领导之下,给我一个翻身做主人的机会,到时候,咱也看看新一代的婆媳大战,这天,不远了。  
 


上一篇:读刘半农先生的【赛金花本事】有感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