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就盼2018快点到来吧我要回家
日期:[2017-04-27 19:42]   文章录入:未知   共阅

2014,我要回家
   离开那被称之为家的地方已经四年了。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我每时每刻都在回忆着以前家的温馨和平淡若水的日子。漂泊的越久,对家的渴望越深,总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想回家,可每次视频的时候,老虎那不冷不热的话语,让我如芒刺背,男人的责任,男人的使命,使我不得不放弃回家的念头。厌倦了这种生活,却不能说,我想找一个避风的港湾,却没有一个合适的港口让我停留,我不想在异国漂泊。
  我出生在一个相对比较繁华的工业小镇,家离辛弃疾的故里四十公里,离李清照的旧居12公里。与明朝 嘉靖年间八大才子之一的文学家,戏曲家李开先的故宅比邻而居,爷爷的第四位夫人是李开先的后裔,生在这样的一个小镇,而我没有传承古人的一点文化底蕴,没有辛弃疾词中的那种豪放,也没有李清照词里的那种婉约,倒是因为小镇回汉两个民族杂居,而生出几许野蛮,霸道的性格,有点不三不四,在崇尚文化的中国,显得不伦不类,
  我人生的大好年华都是以离开家开始的,风华正茂的十八岁,我踏入了军营 。入伍在河北邢台,因为一次出版新兵的黑板报,让下连队视察的领导发现,从而提前一个月脱离新兵训练的苦海,做了一名机关兵,专门从事文秘排版,撰稿,写仿宋字大标语,初,如鱼得水,后,因种种原因,自暴自弃。三年后,我复员回家,回到了那个我认为对我来说最有诱惑力的家。
  三十六岁的时候,第二次离开了家,只是,这次的离家是离别妻儿,和入伍离家的心情完全不同,这次离家没有一点兴奋,相反的是多了几分凄苦和无奈,看着当时年仅12岁的儿子和那个和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女人,心里不知什么感觉,是愧疚?还是检讨以前自己的失败?或者,两者都有吧。
  而今,已过不惑之年了,对于家的认识又有了更深的感悟,某人经常说,嫁汉嫁汉,穿衣吃饭,谁也想把自己的老婆打扮得漂漂亮亮,谁也想让自己的爱人生活得快乐,既然娶得起媳妇,就得给她相应的幸福,曾经也想淡定的过吃糠咽菜的平凡日子,曾经也安慰自己,只要身体好好的,比啥也强,可是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,我不是为自己活着,我没有理由让别人和我一起承担金钱的压力,是男人就自己扛着,是男人就自己咬牙撑着,我别无选择。选择淡定,那就是不思进取。某人说过,男人是挣钱的,女人是花银子的,此话太她姥姥的精辟了,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这句话,我作为男人,真想掐死他。
  2013也没有可说的,那就盼2014快点到来吧,2014,我要回家。
  
 


上一篇:继续胡言乱语话红尘 一窗斜月一轩寒
下一篇:偶在视频里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话